橡胶“奇人”郑学勤:科研始于足下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8 10:40 浏览次数:

  那时的新中国百废待兴,国防、经济建设所需橡胶基本依赖进口。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美国对我国实行战略物资禁运,国防和工业发展必不可少的橡胶紧缺。中央政府决定“创建属于自己的天然橡胶生产基地”。一个从北京大学生物学系毕业不久的农垦部科研人员来到海南,他即将用未来几十年的时间,扭转新中国“贫胶”的处境。这个年轻的科研人员就是后来的影响20世纪中国的百位科学家之一、新中国“最美奋斗者”郑学勤。

  来到海南儋县(今儋州市),郑学勤才体会到“垦荒”两个字的意义。那时候,如果有人在海南儋州的橡胶园里遇到一个支着铁锅煮水洗试管的人,或者一个爬上橡胶树的人,那他遇到的可能就是郑学勤。日后每每提起这段经历,他都会从橡胶园复杂的生态环境和简陋的生活环境中,提炼出这些做研究的片段,讲给听众。

  原始的条件下,郑学勤和其他科研人员要解决的,是如何提高橡胶产量的问题。老胶园里种植的都是实生树,未经育种、选种,年平均亩产干胶只有25公斤。为了选育出高产的橡胶树,郑学勤和同事们挑着担子在密林中穿梭,搭木架子当实验台,支帐篷、住吊床,爬到树上给花授粉,仿佛是这片树林里土生土长的农人。

  上世纪80年代初,郑学勤和同事选育出的7个抗风、抗寒、高产的优良橡胶品种在海南扎根了,而郑学勤的远行又开始了。

  1980年,郑学勤和热作“两院”——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暨华南热带农业大学的同事曾到亚马逊雨林考察。1981年,国际橡胶研究和发展委员会组建国际联合考察队,深入亚马逊河上游靠近秘鲁、玻利维亚边界一带,采集高产树芽条和种子作为新的种质资源。中国科学家郑学勤获得了加入国际联合考察队的机会。

  本着“轻装出发”的原则,郑学勤带上装着吊床、蚊帐、考察用具的总共20公斤重的行囊,开始过上近两个月的“原始生活”。

  郑学勤和考察队队友乘小型客机来到营地,一下飞机,成千上万的黑色飞虫向他们扑来,满脸、满手地叮咬,咬一口就是一个血泡。大家的脸和手都肿了,粗略统计,大约每平方厘米的皮肤上都有15到20个伤口,一只手上就有上千个伤口,又痛又痒。

  第二天,被飞虫“吃”够了亏的队员们全副武装,带上纱面罩和头盔,穿上厚厚的长袖、长裤,戴上手套,脚踩皮靴。1月的南半球正值盛夏,雨林里更是闷热难耐,队员们却只能穿着厚厚的装备。带上够10天使用的干粮、考察采集用具、露营物资和,一行人登上一辆小摩托船,向雨林深处进发。

  小船沿着漫进森林的河水航行,沿途不见人迹,只有白鹭、鳄鱼,和郑学勤心心念念的高产橡胶树。前往第二营地的途中,郑学勤和队友就发现了5棵高产橡胶树,每割次产胶乳2000毫升以上,甚至有4000到5000毫升。

  惊喜过后,郑学勤和队友要面对的是依旧猖狂的蚊虫和喝生水、睡吊床的野外生存考验。两个月,他“天当盖,地当床,折根树枝当筷子”,还“两次险些送命”。一次是考察队乘坐的小飞机无法飞出雨区,差点撞山,还有一次差点成了当地土著的“盘中餐”。

  那次考察队驾着船,一边砍挡在河道上的树枝一边往前走,刚一上岸,就碰到了当地的土著居民。“那个时候原住民还是‘野人’,要吃人的!”好在考察队请了一位当地随行翻译,翻译赶紧告诉他们:“扔掉所有行李,赶紧跑!”

  郑学勤和队友把行李扔在被深深的杂草掩住的大树下,狂奔逃跑,几个小时后,考察队“突围”成功,郑学勤手里还紧紧抓着在当地采摘的橡胶种子。

  这一行,考察队总共鉴定出野生高产优良母树294株,获得64256粒种子。郑学勤带回6000多个野生橡胶种质资源。根据考察队规定,郑学勤前往马来西亚找寻最适宜生长的环境,并且每年去马来西亚的实验基地去测试橡胶的产量,测量、选取后再带回中国进行大规模培育。经过测定的1000多颗种子被郑学勤带回国内,亚马逊的橡胶种子和郑学勤一样,在海南岛上扎根了。

  从事了几十年的橡胶事业,郑学勤也在学术方面为后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所带领的全国橡胶科研协作组发表的《橡胶树在北纬18-24度大面积种植技术》获得国家发明一等奖,取得了一系列世界领先水平的重大成果,中国的橡胶产量提升了4倍,中国也逐渐成为世界橡胶大国。

  为寻找高产橡胶奔忙了一辈子,郑学勤选择“颐养天年”的方式,是工作。73岁那年,“寻找”再度成为郑学勤的工作主题。这次他要找的,是一种叫“诺尼”的植物。当时,诺尼在全世界已有20到30亿美元的产值,在南太平洋的群岛上,当地居民食用这种植物的果实已有1500多年历史。

  诺尼果长时间不发霉腐烂的特质吸引了郑学勤,他要在中国寻找野生诺尼树,并研究和加以利用。根据诺尼树在世界的分布情况,郑学勤分析,它一般生长在热带沿海区域。永兴岛是我国西沙群岛中面积最大的岛屿,属于热带季风气候,适合诺尼生长。郑学勤登上永兴岛,果然在当地找到了诺尼树。

  郑学勤的学生刘景明现在是海南省一家科技公司的董事长。21世纪初,他便开始跟随郑学勤从事科技成果转化、产业化的工作。产学研结合是郑学勤一直在践行的,“科研成果不拿出来用,就没有价值。没有产业就没有经济”。据刘景明介绍,现在整个海南种植诺尼,种植面积有两三万亩。刘景明所在的企业,主要负责诺尼在海南的种植,并带动周边农户参与种植。培育和生产过程都有郑学勤的耐心指导。

  如今,90岁高龄的郑学勤依然坚持每晚12点休息,早上6点起床,8点到达实验室开始工作。每天他都会去各个实验室巡查培育苗,询问实验室人员培育情况。几十年来他从不午休,每周都会去海南澄迈县的实验基地考察,风雨无阻。

  来海南67年了,一腔热血的青年已是我国乃至世界知名的天然橡胶研究专家、热带作物科学家。回忆起刚来海南时,他说:“我刚来海南的时候太苦了,当时海南经济落后,吃的东西都很少,就酱油拌饭吃。现在条件多好啊!现在的科研条件太好了。”


上一篇:聚焦全球海洋科技创新 2019海洋学术(国际)双年    下一篇:印尼《印尼商报》:湖南向全球招揽轨道交通和